|  

凯时ag最新首页-新闻风景线

关于猪的年味(东本储运 朱静)

2020-01-22


  “猪年,猪肉好贵。”这一年,爸妈每次去超市都会如是说。

  “过了腊八就是年”,过完腊八节,预示着猪年已经过去,也让我想起了小时候的“年味”,关于猪的年味。

  小时候,村里每家每户都会养猪。每年立春时节,家家户户都会看个日子、去找几头合乎眼缘的小猪仔,然后放进自家猪圈。村子里的人不管是种庄稼还是种菜,就围着两件事——自己吃饱、猪吃饱,一年忙到头。

  我小时候,家里也养了猪。所以,小时候的很多寒暑假的记忆,就是做完作业,和村子里的小伙伴一起漫山遍野地找猪能吃的草、叶子以及别人庄稼地里不要的粮食,俗称“打猪草”。那时候不喜欢猪,觉得它很麻烦,吃完饭就要喂猪,一顿都不能少、还超级能吃,完全没有时间自己玩儿。

  春夏秋冬、寒来暑往,一把把地粮食喂,一餐餐地换着口味喂,从春天的小草发芽,夏天的荠菜满地,秋天的槐花菜,再到隆冬时节满地的红薯被吃空,一头小猪就这样慢慢变成大腹便便的大猪,这时也到该上屠宰场的时间了。

  到腊八时节左右,村里沉静了一年的屠宰场开始活络了,只听着谁家的猪叫的声音最大、最热闹,准是谁家要杀猪了。而这时,家家户户都会借着“杀猪”这样一年的大事,接家里的七大姑、八大姨来喝“年猪汤”,大家一边喝着香气逼人的年猪汤、一边夹起猪肉大快朵颐,互相分享着喂了一年的猪肉的肥膘几何、炼油如何,这个关系着下一整个年度有没有猪肉和猪油吃。对孩子而言,谁家杀猪,谁家的孩子也是最为自豪、最高兴的时候。因为这时不仅有香甜的猪肉吃,还有最重要的是做完作业就可以看动画片,不用去“打猪草”了。

  杀完猪,新的小猪仔还未到家里来,也恰逢农闲时节,正好可以一家人在家里边烤火、边腌渍猪肉,制作香肠、炼制猪油,各位味道交织在一起,充盈着家家户户,也是最具年味的时候。

  从超市回家,想起了小时候过年的时光,就给在老家的大妈打电话,问什么时候杀猪,大妈说:“这几年都没有猪杀了,养猪太麻烦,不喂猪了。”

  听到这些话,感慨颇多,不仅感慨农村和城市的趋同,感受更多是,回不去的童年,再也感受不到“杀猪”时节浓浓的年味儿。